演讲分享

在云原生大热之际,聊一聊对云原生的理解和实现思路,上半场主要关注三个话题:如何理解云原生?云原生应用应该是什么样子?云原生下的中间件该如何发展?

在云原生大热之际,聊一聊对云原生的理解和实现思路,下半场主要关注两个话题:云和应用该如何衔接?如何让产品更符合云原生?以及一个小花絮:云原生下有哪些有趣的角色转变?

蚂蚁金服Service Mesh渐进式迁移方案和实现平滑迁移的关键点

Knative是Google发起的 serverless 项目,希望通过提供一套简单易用的 serverless 开源方案,将 serverless 标准化。

在勇敢的选择了Service Mesh作为未来技术方向之后,蚂蚁金服率先开始了Service Mesh大规模落地探索。在此过程中,我们遇到很多问题,面临各种挑战,也有了一些思路和方法。今天我们将这些实践分享出来,并结合我们开源的SOFAMesh项目,和大家一起探讨:如何更好的将Service Mesh这样的新兴技术落地于实际生产环境。

出版作品

互联网架构不断演化,经历了从集中式架构到分布式架构,再到云原生架构的过程。云原生因能解决传统应用升级缓慢、架构臃肿、不能快速迭代等问题而成为未来云端应用的目标。本书首先介绍了架构演化过程及云原生的概念,让读者对基础概念能有一个准确的了解。接着阐述分布式、服务化、Observability、容器调度、Service Mesh、云数据库等体系及其原理,并介绍了与其相关的Dubbo、Spring Cloud、SkyWalking、Kubernetes、Istio开源解决方案。最后深度揭秘开源分布式数据库生态圈Sharding-Sphere的设计与实现ss。

我们回顾 2018 年的 Service Mesh,会发现的确如去年预期的,2018 年 Service Mesh 市场上的几个主要产品,都还在产品落地和生产实践上努力探索。只是这个过程,比我们预期的要慢一些,遇到的问题也比预期的要多一些,以至于在 2018 年结束时,我们未能看到一个梦寐以求的完美答案,而不得不将对 Service Mesh 的美好期许,留待 2019。

2017年的Service Mesh历程,在平淡中开始,如戏剧般结束,留给我们一个充满想象和憧憬的2018。让我们一起来回顾这堪称精彩的一年。

技术博客

6月25号,kubecon 上海,世博中心,大会堂(红厅/Red Hall),个人平生第一次近距离瞻仰大神 Linus Torvalds,并有幸拍下下面照片。

微软最近宣布了 Service Mesh Interface 服务网格规范,定义了通用标准,包含基本特性以满足大多数场景下的通用需求。本文将带您深入了解 Service Mesh Interface。

Istio的早期营销与项目的现实脱节。Istio有缺陷,很难搭建。Istio迅速发展成为谷歌制造的笑柄:好主意,几乎没有做好生产准备。

我们很高兴的推出 Service Mesh Interface。SMI定义了一组通用可移植的API,为开发人员提供跨不同服务网格技术的互通性,包括Istio,Linkerd和Consul Connect。

服务网格生态系统正在兴起,众多的网格供应商和不同的用例需要不同的技术。所以问题来了:我们如何实现在不破坏最终用户体验的前提下促进行业创新? Service Mesh Interface是使这一构想走向行业现实的重要一步

WebAssembly是一个每个程序员都应该关注的技术。它会变得更流行。它将取代JavaScript。它将取代HTML和CSS。它将取代手机应用。它将取代桌面应用。

Google Cloud Service Mesh详细介绍

Service Mesh技术不仅仅可以在常规的请求-响应式的服务间同步通信中使用,还可以扩展到消息机制来实现事件驱动。本文介绍了使用服务网格实现事件驱动消息机制的重要性和实现方式。

在Cloud Next 2019 大会上,Google 宣布了 Cloud Run,这是一个新的基于容器运行 Serverless 应用的解决方案。Cloud Run 基于开源的 knative 项目,宣称要将 serverless 带入容器世界。

CNCF正在筹建通用数据平面API工作组,以制定数据平面的标准API,为L4/L7数据平面配置提供事实上的标准,初始成员将包括 Envoy 和 gRPC 项目的代表。

和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