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分享

最近社区频繁出现的对微服务的各种质疑和反思的声音,甚至放弃微服务回归单体。本文从“分布式单体”问题出发,介绍通过引入非侵入式方案和引入Event/EDA来走出微服务实践误区:从单体到微服务,却最后沦为分布式单体。

Servicemesh落地实践三年,效果一直并不理想,到了该反思的时候了。Mecha作为面向服务的分布式能力抽象层,是Servicemesh模式的自然进化版本,预计也将是云原生化和Mesh化的必然趋势,让我们将Mesh进行到底。

2019 年,蚂蚁金服在 Service Mesh 领域继续高歌猛进,进入大规模落地的深水区。本次分享将为大家带来 Service Mesh 技术领域最前沿的硝烟与战火。

继续探讨ServiceMesh发展趋势:深度分析Istio的重大革新Mixer v2,Envoy支持Web Assembly的意义所在; 深入介绍Google Traffic Director对虚拟机模式的创新支持方式,以及最近围绕SMI发生的故事。

介绍ServiceMesh最新的产品动态,分析其发展趋势和未来走向;结合蚂蚁的上云实践,阐述在云原生背景下Service Mesh的核心价值,和对云原生落地的关键作用。

出版作品

互联网架构不断演化,经历了从集中式架构到分布式架构,再到云原生架构的过程。云原生因能解决传统应用升级缓慢、架构臃肿、不能快速迭代等问题而成为未来云端应用的目标。本书首先介绍了架构演化过程及云原生的概念,让读者对基础概念能有一个准确的了解。接着阐述分布式、服务化、Observability、容器调度、Service Mesh、云数据库等体系及其原理,并介绍了与其相关的Dubbo、Spring Cloud、SkyWalking、Kubernetes、Istio开源解决方案。最后深度揭秘开源分布式数据库生态圈Sharding-Sphere的设计与实现ss。

我们回顾 2018 年的 Service Mesh,会发现的确如去年预期的,2018 年 Service Mesh 市场上的几个主要产品,都还在产品落地和生产实践上努力探索。只是这个过程,比我们预期的要慢一些,遇到的问题也比预期的要多一些,以至于在 2018 年结束时,我们未能看到一个梦寐以求的完美答案,而不得不将对 Service Mesh 的美好期许,留待 2019。

2017年的Service Mesh历程,在平淡中开始,如戏剧般结束,留给我们一个充满想象和憧憬的2018。让我们一起来回顾这堪称精彩的一年。

技术博客

作为 Multiple Runtime 架构在业界最早的探索者,阿里巴巴很早就在生产落地中尝试使用 Dapr ,是 Dapr 的早期采用者之一,这篇文章分享了 Dapr 在阿里的实践。

文章内容比较浅显易懂,适合简单阅读以对Dapr有个初步了解。最大的亮点是 Dapr 的概述大图,很好,很萌。

Dapr是一个开源、可移植、事件驱动的运行时,它使开发人员能够轻松地构建运行在云平台和边缘的弹性而微服务化的无状态和有状态的应用程序,从而降低基于微服务架构构建现代云原生应用的准入门槛。

对于想要维持弹性、容错性和性能的研发团队来说,深层系统是一个严峻的挑战。如何在不影响弹性的情况下,构建复杂的、带有深度链接微服务的系统?本文介绍有助于在深层系统中维持弹性的3种方式。

Serverless让开发人员专注于代码,而不用操心基础设施的搭建。为了提供这种环境,同时提供适当的监控和可靠的骨干网来处理大吞吐量的事件:这就是Serverless集成应有的形态。

Sidecar 和 operator 将会成为一种主流的软件发布和使用模式,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取代我们习惯的软件类库和框架。

软件设计的发展趋势之一是将接口与实现分离,其原理是将模块分为公共(public)部分和私有(private)部分。此外,还有更进一步的——公开(Public)接口和发布(Published)接口之间的区别。

本文总结了 Servicemesh 和 API Gateway 的关系,整体上说两者的定位和职责“泾渭分明”,但在具体实现上,开始出现融合的趋势:早期传统方式是类库级别的代码复用,最新趋势是API Gateway和Sidecar 合二为一。

将事件驱动架构和微服务结合在一起会带来巨大的好处,事件/消息才是最能处理分布式计算的特异性,是释放微服务架构潜力的关键。

本文讨论如何构建反应式事件驱动系统及其推荐实践,这是 《构建事件驱动的云应用和服务》 系列教程的第三篇。

和我联系